大诗界 首页 中成文选 查看内容

忽然想到(1)

2012-9-5 01: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28| 评论: 0|原作者: 卢兆玉

摘要: 题材的多样性和主题的鲜明性是怎样来的呢? 我们常见到一些近于专题类的诗人,如有人专题于爱情诗,有人专题于山水诗、咏物诗,也有人专题于哲理诗等,似乎除了专题外,生活中的其他便和诗人毫不相干。也有人认为这 ...
题材的多样性和主题的鲜明性是怎样来的呢?
我们常见到一些近于专题类的诗人,如有人专题于爱情诗,有人专题于山水诗、咏物诗,也有人专题于哲理诗等,似乎除了专题外,生活中的其他便和诗人毫不相干。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诗人是纯粹的,纯粹得不受生活的干扰,纯粹得产生了诗的大家。如山水诗的谢灵运,田园诗的陶渊明,但他们是不是只有山水诗、田园诗呢?其实不是这样的。比如陶渊明的不为五斗米折腰所说的就不只是田园的话题了,而导致谢灵运之死的诗作也不是他的山水诗,但他们毕竟因山水诗、田园诗而分别成为大家甚至后无来者。
李白、杜甫的诗作甚多,恐怕是难以用题材来归属的。他们的诗就是他们的生活和所处时代的突发事件。所以李白、杜甫不只是大家而是诗的巨人了。他们的成为诗的巨人就是因为题材的多样和主题的鲜明夺目。在他们的笔下几乎是无所不诗的,李白纵然“眼前有景道不得”但仍然耿耿于怀后作下《登金陵凤凰台》拟要与崔颢一比高低。主席老人家也在《讲话》中早已论证了“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其实我们从主席老人家存量不多的诗词中也是可以理解“生活”这个概念的。生活当然首先就是作者的个人生活,主席老人家说过他的诗是在马背上哼出来的,试想主席如果不在军旅之途如何写出他的战地黄花分外香以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又试想若主席不关心身外事又如何写出“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他又怎样去与郭沫若、柳亚子唱和?很显然生活不是刻意追求的,有什么样的人生机遇就是什么样的生活,而丰富的生活经历必然地构成了题材的多样性。至于因强调为工农兵服务而要求文艺工作者深入到火热的群众生活中那就是生活的另一层意义了。
但有一点必须是明白的即任何一个作家尤其是诗人都不应当孤立地看待自己的生活,以为自己的生活就是隐私从而割断与社会的联系,那样的主题再鲜明内容也是丰富不起来的。甚至因为孤立而走向孤独,如何让读者感受到你的生活从而启迪对生活的审美及认知呢?
题材的多样性首先来自个人的生活其次是对社会的关注,而主题的鲜明无一不和作者的审美观、人生观有关。我们是提倡题材的多样性与主题的鲜明性的。

12年9月4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