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6|回复: 21

[诗意山水] 【赛场选稿专帖】(之五)(12一一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7: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二)

微诗合集:耳洞里的乡愁


蟋蟀

文\胡松本

做和尚,唯修行,不诵经
成将军,披铠甲,战四方
为天使,振乡村,凑强音

注:“和尚”是对蟋蟀生出双翅前的叫法。

蟋蟀

诗/杨贤明


唧唧唧、嘟嘟嘟的凶着
同们相残
到底迎得了什么?


蟋蟀

诗/哑榴

到处是耳洞,
和善良的陷阱,
拨不出乡愁。


蟋蟀

诗/陈小虎


九千岁的小技
却赢得了天子的青睐
你摇身一变  成了天使

蟋蟀

诗/刘海全


耳畔,忽远忽近的唧唧唧
拂散了
儿时老屋的炊烟细细



蟋蟀

诗/五屏山下一野夫

夏日高枝 交给知了
轻声细语小媳妇
枕边的啾啾 带有露水味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0: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四)

星星小倩:你说你的夜空很美丽


。TO我自己:


吐丝,作茧缠绕身体的每一条,皆是羁绊

我是挑食的小虫子
唯爱以喂养。当背部裂开,抽出翅膀
我就去寻找火焰,寻找一双温暖的眼睛
他曾对我说:
“此生遇见你,无与伦比。”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1: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花开。。



一念风来
我的诗中就布满了鲜花
她们多像藏在回忆里的小灯
因为记得而点亮
(她们又何曾被忘记)

南风带来香气,也带来雨水
瓢泼的雨啊,在故乡
下得旁若无人,下得毫不掩饰
却仿佛懂得,适时地停了




        
两两相安,在各自水域
鱼有光洁翅膀,和短暂记忆
它会记得吗
当年逃跑时跌落的相思扣

如今江湖远去
天空平静如海
我却仿佛又听见荷花
喊出了某人的名字


        
多年后,我爱上的月亮
有美丽忧伤的线条
如同世间的真实故事
并不圆满的轮廓

都说久处不厌已属不易
可我依旧爱读
那些老故事与旧日子
那些反复被提及的雨水与花朵
百 读 不 厌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1: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洋葱》

        1.
        洋葱找不见自己,将假面一层一层撕掉
        边撕边流眼泪。故事层层剥落
        时针步步后退。吃回忆的年轮没吐出一根骨头

        立下衣冠冢,将过往的名字一一安放
        却不知明天,我会在哪一副皮囊中醒来

        2.
        哪怕是炒蛋,洋葱也不是主角
        也没有一瓣瓣漂亮的裙子去参加舞会
        魔镜魔镜无需多言,我也知道自己
        只是灵魂有香气的配菜

        但我多么爱自己
        爱到砧板上剁碎了的心 还有微微的甜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1: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恋这件小事


即便云朵决定跟着风儿走
倘若你只用盈盈的目光问我
我依旧无法轻易吐露心中的秘密
除非你直白地喊出我的名字
我才会告诉你
那被锁在笔记本里的 愿意 不愿意

°被风吹过的夏天

你说江南江南 书卷儿就轻轻地一页一页翻停下脚步的那一页 恰与回忆撞了满怀的那一页
风说夏天夏天 并用密码朗读当年
小桥流水与人家 姑娘公子与茶花

如今玲珑骰子散落
入骨的相思化作淡淡的怀念
你依然可以执扇我依然可以拈花
桥上再会 说书人的故事却已转过了一圈又一圈

相视 亦无言
连彼此的名姓早已都改变
惟夏风迎面扑来 怀中的香气这样熟悉
熟悉 如我们的初见?


。流浪的小纸杯

捧在手心里的纸杯
随着车辆 在高楼与大厦间移动
车窗外的风景摇晃 手心的暖
渐渐凉了 像这个城市的体温
总会触碰到冬天

那么太阳啊你就盛开吧
要像我一样 总是暖暖明媚的模样


我穿上红色大衣 背着花朵小包
领口的蝴蝶结小钻闪着光
当我下车 当我微笑
纸杯里弥散出的 恰好
是卡布奇诺的味道





。微苦边沿的甜

卡布奇诺的味道
微苦。泡沫牛奶漫上味蕾
恍若丝质的长裙儿包围 花朵般温柔

        多年来 我偏爱黑巧克力
        以及卡布奇诺等食物中的那一味苦
        它们像极了生活的真实原味
        莲子为心 却绽开明亮花朵

        旅途中 我也会在包里
        放一支口红
        心晴心雨 微苦的光阴里
        要懂得偶尔精致地 爱自己

手心里的魔法。


        我恋上了一座
        名叫卡布奇诺的小镇
        当我想念 她就会出现
        当我想念 喜欢的人们仿佛就在身边

        卡布奇诺 卡布奇诺
        其实 她也可以叫作其它的任何名字
        无论她叫什么 已无法阻止
        我在路过咖啡店时想起她
        我在想念某个人时想起她

        我恋上的小镇 住着小小的思念
        如我捧着的纸杯
        容易冷却的城市 车水马龙的街头
        她是我手心里 小小的魔法
        只念出某些名字 香气
        就可弥散 飞舞漫天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20: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

四面八方:

。天空里的一片云


高空蘑菇
生长的如此迅速
一袋旱烟尚末烧成白灰
盆落头顶
淋透了衣服
珠串胡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21: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四)

王维宝:倾听生活清脆的声响

*天空里的一片云


高空蘑菇
生长的如此迅速
一袋旱烟尚末烧成白灰
盆落头顶
淋透了衣服
珠串胡须


*理发师之歌


好一个长毛贼

请上铁交椅

捧来一片洁白的雨披

遮掩住大半个躯体


你坐定我转

飞刀舞剪

曾被污染的雪花呀

纷纷扬扬下落一片


几经雕琢

沐浴后的春风吹

长毛贼去哪了

眼前,是一道青山秀水


*裁缝之歌


勾勒的彩虹

渲染的瀑布

高悬环绕在四壁

琳琅满目

时髦女郎欲晕

求助老花镜过滤


扯一片郁金香

锦缎试体气质不凡

勤快的蜜蜂为之又跳又唱

星辰繁点尚未抖尽

递来一束玫瑰

何因冒出个多情郎


*诊断之歌

。CT

请君躺上自动床

轻轻送入巨无霸的螺腔

这是一个特制时空区

在高速旋转的软刀下

成片成片地截取四肢五脏

往返穿越多次

丝毫不曾伤害君的皮肤

搜出了藏匿在躯体中的病囊

。胃镜

一条黑乎乎的泥鳅

借助圈套钻进你的口

不断地摇动尾巴

在闪电的配合下

在幽静中彳亍游走

边游边观望留影

竟把君的宰相肚,当做施展才能的天空

截然不顾及你的呕吐

他许下诺言:

誓把肚中的病灶摸清看透

。肠镜

取走了那点遮羞布

侧卧蜷曲白皙的屁股

他毫不迟疑插进私密处

有人警告这是嫖**娼

他却稳如泰山

声称合理合法

治病扶伤,例行人道主义

你的所思  所言  所指,另住隔壁

通道又长又细

尽管已经在泻药的支持下

对积攒的污物进行过冲洗

却也依然散发着恶气

他不会退缩

立誓要在油花肠子里

挖出蓄谋已久的邪教组织

。听诊器

移动着的丫型通道

上联耳麦

下联探头

贴近君的胸膛

按穴位行走

试图打探某种声音

是来于拉风的肺

还是源自跳动的心

。心电图

请君床上平仰

他在身躯拉线布网

夹镊手脚

盘吸胸膛

蜘蛛拉出的波浪线冲击在屏幕

直观表达抽象的心脏

。血压计

抻我一条胳臂

允许我用裹布捆绑

塞上听诊器

裹布藏进气囊

呼哧呼哧

精心倾听那两次清脆的声响

。吊瓶

架上架下一脉相连

架下连结生命

架上承载源泉


作者简介:王维宝,男,1957.10——。山东章丘人,笔名:四面八方。香港诗词学会论坛韵生香副首版。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社团成员,浔阳江诗社社员,诗中国编辑。诗作品发表多家刊物,作品多次参赛获奖。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5: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五)

黎周谷穗:我们是两片透明的叶子



我们是两片透明的叶子

道过晚安
就可以做梦了
窗外,几百米远的高速
转动着许多车轮子

晓晓,是一个名字
来自一粒星光和远方
夜是一棵树
我们像两片透明的叶子
爬在树梢上
被各自的呼吸摇晃


●陷

我们
提一篮子绿色语言
明明飞进同一片密林

却像两只羽毛未丰的鸟
在各自的笼子里
啼叫


●远方

窗外,车声呼啸
它们有各自的远方

我也走着
经过站点,风景,中年
突然想回头看看

希冀一只松鼠,吱吱地
拖着一片松林出来


●灯

它们是黑夜的信徒
在空中盘坐
为每一位过路者诵经,祝福

我是迷失于路途的人
刚好一只萤火,提着小灯笼
像你从另一个城市
递过来的


●剩下的夜晚

夜晚,安静

窗外的月影
斜斜的

一只松鼠毫无顾忌地啃着松果
我也毫无顾忌地想
应该还有第二只松鼠跑出来



【个人简介】本名:黎周谷穗。网名:小草帽,女。家乡广西,现居佛山。诗歌发表于《诗刊》《中国诗歌》 《诗歌月刊》 《绿风》 等刊物。获全国2015年《西部文学十佳诗人》 《诗中国2015年度十佳诗人》 全国《第三届育林杯文学艺术大赛》二等奖,等文学征文奖项。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9: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六)

梅宇峰:戏说西游

一 悟空(l)

无缘风月
故事的开始早写好结局
悟空的铁棒
开出了凄美的花

心中的紫霞
几世的轮回依旧无瑕
我不是你
如意的郎君
纵是我的出场
比传说的还有光芒

出场亦是闭幕
精彩和高潮是刹那的
昙花
这次分别可是永恒
即使无果的轮回
也成了梦的奢望
泪满颊

你是佛祖说的
彼岸花
我苦海沉浮的宿命
回头的岸
不是有你的家




二 悟空(2)

阿弥陀佛女施主
……

呀呀
这无良的和尚
又凡心动
好在我佛英明
无间派来悟空
嘿嘿嘿 哪里跑
妖精 一棒让他
色即空

奈何恼了这浑僧
絮絮叨叨
紧箍经

远处来了他岳母
一不做二不休
还说是妖精

打死岳母来岳父
干脆
斩草除根恶向
胆边生

阿弥陀佛如来祖
一心向佛
悟空定让色僧取真经

阿弥陀佛如来祖
功成莫忘送我
白骨精


三 八戒

我想
我也算部级高官了
堂堂天蓬元帅
倒霉是因为
想吃那口天鹅肉
多年的腐败  让我
不断的提高享受
谁知  这回啃到了石头
结局  我成了猪

不排除情敌报复
猪就猪吧
还有我的高小姐
我真的想在高老庄平凡的
老婆孩子热炕头
坏就坏在
那个可恶的猴头

漫漫取经路
我打不过你 头脑却胜过
你这自做聪明的猴精
时不时
让师傅给你来段
头疼经

最看不惯
那个愚僧  整天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错过多少姻缘
也不成全咱老猪
女儿国明明心动
还假正经

不说了
那最笨的沙僧
多少次我偷跑计划
都让他搅成空

九九八十一难
娶回了一摞经
我的小翠兰
成了黄脸婆误了青春
等了我半生



四 沙僧

琉璃盏啊琉璃盏
你让我从公务员成为罪犯
天上啊人间
在我离开前看到了

轻蔑的一眼
后来
听说移情别恋

不是我笨  是我
不想多言
就让我背着重重的行囊
远离背叛

琉璃盏啊琉璃盏
不要恨我失手让你破碎
那是我在想着
她的甜言
现在我的心比你还要
破烂

师傅啊
快拯救我的不堪


五 痴情当如白骨精

故事开始于那不经意的初逢
放飞爱的脚步的
一见钟情
恨你去的匆匆
三生的誓言留我寂寞独守
漫长的等待我修成
白骨精

几世的轮回
终得今世的重逢
为何你的眸如此冰冷
是孟婆的汤
让你忘了曾经的约定
还是如来的梵音把你
打造成坚定的
取经僧
我明白了是你头上的金箍
禁固了你全部的情

我要吃了唐僧
结束这不该属于你的使命
我要吃了唐僧
放爱于自由
可惜我败了原来三变
是偿还我三生的
夙命

好了
我成了你铁棒的精灵
看你威风
陪你叱咤纵横
我的英雄



六 白龙马

整个西行路上
比沙师兄还寡言的是我
论起痛苦
他的失恋只不过小儿科
我的背叛才
赤裸裸
新婚之夜我慧剑横扫
想在一场火中
涅磐

寒潭  寒潭
怎及心寒
沉默 沉默
一心向佛

红尘中龙与马
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在天空逃避
一个在地上闪躲
当我跳进化龙池
阿弥陀佛



七 唐僧

古道西风瘦
白马任纵横
我来了
骑着白马但不是王子
是取经的僧
出场的poss再累
也得撑
队伍不好带啊

一只上蹿下跳的猴子
我知道他用开心
隐藏痛
一头小心眼的猪
一不小心
就被他钻了空
还好有
任劳任怨的老沙和白龙
总是沉默在过去
怎不让为师
怜悯生

一路西行 一路西行
徒儿们
贫僧的好弟兄
女儿国
非是不心动
一路艰辛不仅为几部经
愿共你们
金身证

我佛如来普渡
众生



作者简介:梅宇峰(实名:孙卫峰)。河北省任丘市人,于任丘供销大楼工作。文学爱好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22: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暖意


太阳仁者,关于人间疾苦
它看得分外透彻

那一片一片的光,是它
不断撒下的治愈术


。娘


我不敢轻易呼唤,哪怕一朵月光。
其实是怕它,应出我的乳名。

更多时候,我却流着泪水,一次次,
翻出压着的一些笑、一些沧桑。

只有这样,我才能觉得远方就在身旁。
娘,也不再是一个影儿。

我常常会吮着受伤的手指,寻找恩赐。
动作,与娘寻我时,一模一样。

。下午的时光


一阵大风,就把太阳吹歪了
把娘,吹了一个趔趄

轻轻的,把娘从地上扶起来
真像,拾起一枚落叶


。生活的花朵


我不信神、不信佛
不信所有试图使我相信的一切

甚至,我都不信黑夜

可是此刻,我看着圣洁的玛丽亚
抱着耶稣

刹那间就信了,母亲,那时一定也这样
紧紧抱过我


。无题


关于一条鱼的表述,通常我只关心
红烧或清蒸这些细节

我和你们一样,往往忽视它
双眼泛白,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浣衣


捶散了不解风情的泠泠之水,
却捶不开,
这皈依无门的相思。

洗皱了长夜,
却该如何,洗清墨染的云彩。

每一只月亮,都行走在灯火黄昏的天外,稍不小心,
就会,一头栽下来。

那片浆洗声中,
有一个,清澈无比的眼神,
仿佛羞涩、又似期待。


。飘


或许整条街的落叶
抵不上一张钱纸的厚度
离开了根的叶子
只能在风中、雨中、泥水中
飘来飘去

就象,出租屋里廉价的呻吟
过街隧道中可怜的传记
人行天桥上悲惨的故事
甚至,角落里昼伏夜出的死鬼、走鬼
诸多鬼魅,一样,飘

就象远方,某个孩子的眼神
看着老师
看着同学
看着书本,一样,飘


。春


冬天过去就是春天?
那片雪可不这么认为
它已有点固执
不想轻易走远

旁边,荠菜芽气的浑身发绿
傻瓜蛋,看不见?
微风中的苗,
扬着,张张渴望的小脸

终于,雪听见了某些呼唤
沉思、许久
它决定放手心中的执念
悄悄的泪、却许久不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22: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 mmexport1516199531149.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1: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七)


微诗合集:大白菜


大白菜


诗/如是


生活在浑浊的世界
你裹紧初心
用清白    交出身份

大白菜

文/杨贤明

同样是蔬菜
只是你的谐音生得妙
就此登上了大雅之堂

大白菜


诗/山佳明

大白菜,大白菜
慈母育子五十六,中华各民族
大团结,匍匐条条雪龙


    大白菜

诗/天行健

因为洁身自好
所以把似玉壶的心裹的更紧!


大 白

诗/ 成思

历经霜摧雪压,
才持有,
舌尖上的回甜。


散步

诗/山城子


还是两人
迎着山雾
说些,时间久远的白菜萝卜

大白菜

诗/卢兆玉

她们出现在家厨里,
餐桌上,
兜售着最低的价钱。

白菜

诗/鲁午坡

集市寒冷。层层设防
挑剔的眼神将它一一剥落
一角钱的重量平衡了甜雪的肉身


太白菜

诗/哑榴

雪,裹着雪
世界一片白茫茫。尔心
永不封冻,念及图报春天的手


大白菜

诗/哑榴

唯独你还是一颗水灵嫩心
你的世界像冬日冰柜,保鲜
老了的霜雪,都被你融了







大白菜

诗/哑榴

唯独你的母爰,善良
不打折。免费赠送
世界正在疯狂甩卖丑德性




大白菜

诗/哑榴

皱手称,翘起,不值钱
不差分厘的卑谦,善良,懿德
慷慨地塞到一元一斤的票子手里

大白菜

诗/哑榴

大白菜大白菜
阿妈养育的孩子们
全都大白菜一样好管,好听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1: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菜

诗/鲁午坡

时令早已将一棵白菜拢紧
让它层层设防抵御一场雪
集市寒冷
挑剔的眼神将它一一剥落
一角钱的重量平衡了它的肉身

索性把根斩断不带半点土星
小心地迎合窗玻璃的明净
放出打包的阳光
拉出阴影里的高楼大厦

方言味的普通话谁也不肯说出长相
剥落菜帮的姿势有些优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2:02: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七)


微诗合集:大白菜


大白菜


诗/如是


生活在浑浊的世界
你裹紧初心
用清白    交出身份

大白菜

文/杨贤明

同样是蔬菜
只是你的谐音生得妙
就此登上了大雅之堂

大白菜


诗/山佳明

大白菜,大白菜
慈母育子五十六,中华各民族
大团结,匍匐条条雪龙


    大白菜

诗/天行健

因为洁身自好
所以把似玉壶的心裹的更紧!


大 白

诗/ 成思

历经霜摧雪压,
才持有,
舌尖上的回甜。


散步

诗/山城子


还是两人
迎着山雾
说些,时间久远的白菜萝卜

大白菜

诗/卢兆玉

她们出现在家厨里,
餐桌上,
兜售着最低的价钱。


白菜

诗/鲁午坡

集市寒冷。层层设防
挑剔的眼神将它一一剥落
一角钱的重量平衡了甜雪的肉身


太白菜

诗/哑榴

雪,裹着雪
世界一片白茫茫。尔心
永不封冻,念及图报春天的手


大白菜

诗/哑榴

唯独你还是一颗水灵嫩心
你的世界像冬日冰柜,保鲜
老了的霜雪,都被你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09: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八)



蝶小妖:

《你为冬暖,我为夏凉》


多少年
我习惯你的呵护
习惯你浅浅的笑
习惯说早安晚安,习惯无声胜有声

脚上的泡
是冒出来的风景
我妖,我柔
我三十六计
每一步
都要锲在你的心尖上

一直到额头隆起皱纹,布满一日二人三餐四季

《风吹麦浪》

此刻
一粒无名的麦子
慢慢爬出土地
风来时,麦子将长成一粒生活
我长成一粒麦子

越来越多的白发,像麦浪一样翻滚
让一个传奇的故事
被烟熏火燎

把幼稚杀死
抓紧一个人的手
别说借口,也别借疼痛之姿势
将断开的链接,用石膏粉
修补

《蝴蝶兰》

我们老了
你忘记吃饭,我会记着
我忘记吃药,而你记着

手儿勾着手儿
谁也别说我们是孩子
日子从唇干舌燥中过来

窗外
一丛蝴蝶兰走入我们
温暖,深情
它们也经历了人生,挽着幸福纷纷飞出

《圆与缺》

踏着细蜜的月色
怀着青闺心事
铺一路鹅卵石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扇动圣洁的翅膀

月头或月尾
你在放大的草地上奔跑
我舀来泉水,跟着你跑
水声也随了一路

月圆了又缺
又圆。月份涨,思念也涨
我却找不到丢失的那个月了

《微小确切的幸福》

此刻,我站立的地方
正是你凝视的地方
你治好了我的忧郁症

从前世开始
就读你,读到今世
读到一根琴弦温润如玉
读到我小小的行囊里,装满你的微笑

不索取点滴
生活中
总有一些美好,微小但确切的幸福

《银丹草》

细数半分往事
想起半个片段
第一滴清凉
来自银丹草,可以包装保鲜的
可以咀嚼发酵的
可以对症下药的
可以去除青涩和顽劣的

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童话的二分之一
身心都在低吟,能把人苏到骨子里去

《一碗马齿苋》

切段,焯水
淋上佐料
一碗马齿苋的口齿噙香
敌得过所有的漂泊

平凡的世界里
总有花香、鸟语
可以把失眠的心从漂泊中唤醒

母亲
你的背影日渐变薄
我要从你手里接过日子
接过一碗马齿苋的独门秘方
卸下脚底下的踉跄
朝你降落

《重楼》

我误了花期,误了赶往远方的火车

失聪的左耳
让一些消散的念头复又提起

镜头里的镜头
脆白,层次分明
山间梯田披红挂绿
有小鸟飞过
留下神秘气息

神秘的七叶一枝花
它离尘世偏远、清瘦
对于一种植物的疗效
破尘而出,并非不可能

《无暇》

这一片黑土
让人贴得更温暖厚实,系在现实和虚拟之间

从浦江到黄河的行程
柔化成一顶雪笠
走过苍茫,站在地标中央
那年,你做了北国的新娘
醉于风雪之中

这段岁月,是一段灵魂和爱情的歌谣
再长些。长些
黑,也能凝成白玉无暇

《从北方回来》

在那遥远的北方,河水奔流
果实结队
草木砰然心跳
而我又回到一个娉婷的少女

所有杂念
被洗净了。回来的路上
遇见一只候鸟的愿望
遇见一株松树的绿,头顶的松针沾满了我的泪
我的心啊,我的思念
我的倾诉

请你,俯下身
把松针捻成一支玉簪
为我挽出一个髻,和
一生的幸福

《茶道》

我是你的崇拜者
泛着白光的盖碗,呈起起伏伏的山峦
一程一程
招摇着

这是一个驿站
这是一个心灵的的驿站
可以拿起来
放在手中的驿站。可以一手品咂,一手沉思的驿站

这小小的法力
可别小瞧了它。氤氲中
绝不是一碗静水

《读你》

跑到海的另一面。调皮地、淘气地
一声一声,读你
蝴蝶当了信使。没有什么比一只翠鸟更清澈的心事
我渴望你,细数时光的笑声
撇去行囊中的浮肿,刻下脚印里的深情
大地深陷,我不拍趔趄。将肋骨一根一根拆下
体内的空白,在月光下
唯有你弹弹琴,可以填满

《一辈子》

春天的味道浓了
一杯水点亮唯一的绿,在不远处敲门

且不说狐狸和森林的故事
也不说想念与守候

朋友这个称谓
我愿意用一辈子翻阅
深陷的渴望
像山一样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

我想归去
还你一笔债
在这个夜晚,为你站成一个忧郁的渡口

一竿子心事
溺在你的湖底
却无法溅起一片水花,或者
无法托起一个誓言

为什么还看不见底呢
浅或者深
请给我一个答案,哪怕是一道闪电
击中我的城池
呛住我生疼的无眠

你可知道,无论日子怎么决绝
尘烟有无踪迹
当我漫不经心念你的名字
回眸、转身、写诗、看盛开的月光

所有举动
都掩不住这场念想

《夜莺》

一只夜莺的歌唱
是悲伤的
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飞翔的天空

月翻墙而来
一起躲进紫禁城的眼眸
夜莺啊,你这个忘形的歌者
每一朵音符,都是从竹笛里流淌出来
那么动听
像迷途的岛屿

身体慢慢消失
完整于梦中
是不是听童话故事
就能忘了病痛,是不是夜莺的歌声
让相思变得清澈

不远处有泉水叮咚
星子挂满城墙
失声惊叫
那是一只鸟的心音,在渴望天涯

《无双》

铺宣纸,填空白
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味道
溪水清澈透明
水畔的草房子,是我们搭建的
里面有欢声笑语在漾开

几张竹凳子
木桌子。摇曳,萦回
水光陆离,抱紧誓言
荡起风
划伤黑的角落
固执地将你倒流

翻开诗卷
荡出回忆,在月下弹奏流水的长音

《另一种行走》

低下去
低下去
低到无法靠近,一扇半开半合的门

骨头磨过的风
开始倾斜、残留。一切了然无痕

不谙水性
岛屿下沉
回忆里袒露的瓷土
多年没能消失
我把身体内的一小块石头,寄给你
我把两生花的故事,寄给你
我把春风之杖的回忆,寄给你

你看,那弯新月
用另一种方式行走
带着疤痕,重拾夏天巨大的响声

《秋天的深度》

秋天很小
很深。蹲在
一块纯棉的布上,结成果子

有多少故事
正在重复
或许某一张枫叶上
写满了最真的傻话

妈妈,您停下来
坐一坐
听我念一念写给您的诗
这中间有您许多目光
让我懂得
阳光与风中的故事
就算把手松开,身子也绝不摇晃

《天空,在流浪》

夏季是有斑纹的,与我对视
坐在树荫下歌唱。那么小的身子
那么小。圆润的曲线
和,一颗心两两相对

旧时光里的黑白默片
带着沉淀之美
悬挂着露水中的夜,暗藏心经

这一切
还只是刚刚开始。揭开它
上面铺着一些思想和野藤
这些不同形状的物体
尖锐
异样。嗅着青草味的往事
随风而至
撞向,流浪过的天空。那儿刻着,一个名字

《有一种陪伴比夜沉默》

这么多日子,沉默
滑落在光影里
觊觎的一种陪伴,没有半点声响
把心完成一个交割
爱不断被瞳孔放大,黑夜和黎明
不断被缩短
那棵斑驳的老树
在一条路和一条河的夹角里,送来徐徐的赤诚

夏天已燃烧成一团火
我的十指如花
你的火车
疾风而来了么?我们以不同的方式
抚摸那些在风中颤抖的时光



作者简介:蝶小妖,90后,祖籍山东无棣,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2016年与杨歌自费创办诗歌民刊《她》,主编诗集《中国诗歌精选300首》,诗作录入多种选本。组诗《江南小镇》获2017年玛宁宁•明克兰特青年诗大奖华文组优异奖。著有个人诗集《绿蝴蝶》。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09: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为冬暖,我为夏凉》


多少年
我习惯你的呵护
习惯你浅浅的笑
习惯说早安晚安,习惯无声胜有声

脚上的泡
是冒出来的风景
我妖,我柔
我三十六计
每一步
都要锲在你的心尖上

一直到额头隆起皱纹,布满一日二人三餐四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09: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碗马齿苋》

切段,焯水
淋上佐料
一碗马齿苋的口齿噙香
敌得过所有的漂泊

平凡的世界里
总有花香、鸟语
可以把失眠的心从漂泊中唤醒

母亲
你的背影日渐变薄
我要从你手里接过日子
接过一碗马齿苋的独门秘方
卸下脚底下的踉跄
朝你降落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09: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的深度》

秋天很小
很深。蹲在
一块纯棉的布上,结成果子

有多少故事
正在重复
或许某一张枫叶上
写满了最真的傻话

妈妈,您停下来
坐一坐
听我念一念写给您的诗
这中间有您许多目光
让我懂得
阳光与风中的故事
就算把手松开,身子也绝不摇晃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09: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界》

往前
越过黑夜,穿过黎明
我笔意的一个顿挫,是一朵火
偶尔,我也会被吞噬
目睹一些无奈
比如
那些不肯落地的尘埃,衣襟上粘着的风沙
唯有脚下的速度,最为辽阔



最美

身后的一行行叮咛
耳畔的一声声呼唤
手把手教我学会生活
在我摔倒的时刻
我却不知你的疼痛
母亲,你森林一样的脚步
多么沉稳。湖泊,青草,杉树林,野花
是你给我画下的诗句
他乡奔波的日夜
我领受时光的折磨
梦想的路上,你一次次为我
拨亮阳光
今生与你,签下
一生一世的契约
母亲,你是我最美的诗行


。你轻咬我一口

水声有些慌乱。停留在
不属于我的地带
风轻一些
再轻一些。箫声,便缓缓落下
你轻咬我一口
说给我爱情,这说不出的疼
穿过了我的每一根神经
梦一样湛蓝的过程。从一张网里
轻轻抬起头来
那是我渴望你的距离


。《走神》
蝶小妖
母亲给我的那只老式手表
总是走神
最近越来越走神
修表师傅说,表是块好表
只是慢了几分钟,走不准了
我不以为然
依旧记得你的美、你的真
记得一起背负的四季,一起藏起的心事
一起走进夜的黑
一起调拨时光
一起刺破困窘
一起在路灯下读千年的诗章
拨开目光
我回来了
从这一秒到下一秒
一声滴答
我已整整走神了二十四年


。《江南小镇》(组诗)
《千灯》
露天,几条木船
悠然于二千年后的小镇
“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一声吴语
软到低处
浑厚中陡见妖娆
抽离出灵魂,掬一把清风
踏小碎步
舞长袖,诉短笛
水灵灵一片红唇
再度鲜活
请不要打扰这份静好
一曲水磨昆腔
飘过碧绿的方泾浜、香花桥、长廊
捻几朵白牡丹
唱得心儿和水儿一样透明
燃烧
亭林先生墨笔一挥
饱蘸满腔心血,喊出最亮的声音
《周庄》
风摆过枝杈
喧嚣洗净,双桥的一把钥匙
打开了时光这条幽深的河
荡出船娘的歌声
蓝印花布的眸子
含了盐
清凌凌的水
治愈了多少寂寞的眼疾
阿婆茶,浑身开出花儿
欢快的歌唱之后
将安静还给安静
那些芬芳高耸着
我不小心,触碰到了你的手
从此染上了病
你小小巧巧的样子
像蝴蝶一样
让我一病不起
《沙溪》
仨俩行人
五分清风
小脚阿婆穿绣金丝的对襟
一口糯软方言,娓娓徐来
深巷的故事
聆听便好
有时,询问也是一种打扰
琴弦上滚过时间的幽鸣
沙溪靠在丝竹上
额头水做的皱纹
若隐若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0: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醒一场雪》

将石头记捧在怀里的时候
窗外的梅花开了。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路人
正在赏花
梅与雪总是一起的
裹着灵魂
我害怕它们走远
我总是想起妙玉。想起栊翠庵的雪
想起栊翠庵的梅
几个妙人。用雪烹茶
将梅花赏了又赏。品茶的器皿,也是清奇无比
我望见雪芹,在槛外,远远的
合上书。我想说一些话
可我的舌头失去了颜色
《风吹落我们那么多叶子》

一片落叶的方向
深深浅浅
它弯下腰,冰一样的身子,借一缕沧桑后抬头
就躺成叶,席地而卧
秋天已到江南,顺风而下
吹落我们那么多叶子,每一枚都在回忆
随手一片,就能吹成曲调
斯人已杳,叶上的聆音
还那么响
《欲望是一滴隐形的水》
文/蝶小妖
它总是在不知不觉间
踱了过来
它的靠近有如一地果壳,贪婪而又丑陋
时间奈何不了,发条松弛
它崇尚流浪
有时在一片泥泞之上
有时以一只昆虫的姿势,自由伸缩
有时,只是一个影子
我也有膨胀的瞬间
我遁形了
请别帮我恢复,也别格式化
我想自己醒来。稀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